为爱而生官方破解版

为爱而生官方破解版

秦沐恩从屋顶上跳下来,走到几名幸存者近前,问道:“们来找我?”

中医大的系主任回过神来,他一脸惊讶地看着秦沐恩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秦……秦营地长,我……我好像看到杀害胡校长的凶手了!”

“哦?”秦沐恩好奇地问道:“他在哪?”

“就……就是他!”系主任手指着在屋顶上干活的霍纳瓦,说道:“是他!一定是他!”

秦沐恩顺着系主任手指的方向,回头瞅了一眼,说道:“他并没有穿土黄色的T恤!”

系主任急声说道:“肯定就是他!我记得他的样子!”

“昨天们不是说,辨认不清楚雅克人的长相吗?”

“别人分辨不清楚雅克人,但我能,我是学医的,不管对方穿什么衣服,哪怕相貌都改变了,我也能认得出他的骨架!”这位系主任,说的那叫一个言之凿凿。

秦沐恩想了想,又看向其他几名幸存者,问道:“们确定是他吗?”

这几名幸存者互相看了看,又齐齐望向屋顶的霍纳瓦,小声说道:“抱歉,秦营地长,我们……我们是真的认不出来!”

秦沐恩露出无奈之色,对系主任说道:“黄主任,看来,只有认定他是杀害胡校长的凶手!”

系主任名叫黄炜轩,是个其貌不扬,四十出头的秃顶中年人。他吞了口唾沫,十分肯定地说道:“秦营地长,我不会认错。”

可爱制服美女圣诞节时尚写真白皙动人

“嗯!”秦沐恩点了点头,回头召唤道:“霍纳瓦!”

随着他的话音,霍纳瓦从屋顶上下来,带着一脸的疑惑不解,走到秦沐恩身边,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秦沐恩用雅克语说道:“他说,昨天在橡胶树林里,杀了北方营地的营地长,胡一鸣。”

霍纳瓦听后,眨了眨眼睛,目光一转,看向黄炜轩。他阴恻恻、冷冰冰的目光落在黄炜轩的身上,让后者激灵灵打了个冷颤,下意识地后退一步,颤声说道:“秦营地长,他……他要杀我,昨天,他……他杀害胡校长时就是

这样的眼神……”

秦沐恩一脸的无奈,问道:“那么,黄主任打算怎么办呢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秦营地长,他是杀害胡校长的凶手,……作为营地长,应该为胡校长报仇才对!”

秦沐恩说道:“我不能仅凭的一面之词,就认定他是凶手无疑。”

“我,我真的可以肯定,他就是!”

“这样吧!”秦沐恩从口袋里掏出大马士革匕首,递给黄炜轩。

黄炜轩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匕首,整个人都呆住了。

他一脸惊恐地问道:“秦营地长,……这是?”

秦沐恩说道:“如果认定他就是凶手,那么,现在就可以过去杀了他,为胡校长报仇雪恨!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我是大学里的领导,不是屠夫,不是杀手,现在给我刀,让我去杀人?

黄炜轩根本不敢接刀,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,一脸的惊慌失措。秦沐恩不管他是同意还是不同意,将匕首硬塞进他的手里,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现在就去杀了他!当然,如果认错了人,杀错了人,后果也会很严重。他的族人们,不

会放过,会一块一块的把生切吃掉。”

黄炜轩脸都吓白了,凉爽的海风吹过,却让他汗如雨下。

认错了人,杀错了人,雅克人不会放过他?

但问题是,即便他认对了,也杀对了人,雅克人同样不会放过他啊!

如果雅克人要找他算账,营地都护不住他,只能把他交出去,让雅克人拿他泄恨。

想明白这一点,黄炜轩恨不得抽自己俩耳光,就多嘴,没看到别人都不敢让吗?就显能耐?

他忙把手里的匕首还给秦沐恩,颤声说道:“对……对不起啊,营地长,我……其实我也不是那么确定,他到底是不是杀害胡校长的凶手!”

秦沐恩皱着眉头问道:“黄主任,人命关天,怎能如此儿戏?到底是确认还是不确认?”

黄炜轩连忙摇头,急声说道:“不、无法确认!”

秦沐恩凝视着黄炜轩,过了良久,他才把匕首重新揣起。转头对霍纳瓦说道:“抱歉,霍纳瓦,他说凶手不是!”

“毛病!”霍纳瓦狠狠瞪了黄炜轩一眼,一脸不爽地重新爬回到屋顶上。

黄炜轩缩着脖子,低着头,根本不敢看霍纳瓦。

秦沐恩见黄炜轩被吓得不轻,他话锋一转,问道:“们还没说,来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呢!”

一名幸存者干咳了两声,小声说道:“营地长,我们……我们是来问问,橡胶树林里的橡胶,我们到底可不可以采集?”

秦沐恩说道:“们想要橡胶?”

那名幸存者说道:“如果可以采集橡胶,我们打算先做几副模板,然后再用橡胶做鞋底。”说着话,他抬起自己的脚,说道:“营地长,我的鞋底都快磨漏了。”

秦沐恩看了看,鞋底的确磨损严重。他说道:“私人不要去采集橡胶,营地会统一安排幸存者去采集,算工分的,赚了工分后,可去兑换橡胶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!”那名幸存者喜形于色,兴奋地问道:“营地长,那……我可以制作模板了?”

秦沐恩点点头,说道:“可以。”

“谢谢营地长。”

“对了,”秦沐恩说道:“可以先做出一副模板,让我看看,如果的手艺够好,模板制作的足够精良,营地可以雇佣,专门制造鞋底!”

那名幸存者又惊又喜,连忙问道:“营地长,营地要是雇佣我,有……有工分吗?”

“当然,而且工分不会比干力气活的少。”

幸存者大喜过望,连声说道:“营地长,我回去后马上就做,一定让营地长满意!”

稍顿,他又献宝似的补充道:“我还可以做其它东西的模板,比如手套,杯子的等等,不过这些花费的时间要长一些!”

秦沐恩含笑点点头,说道:“去做吧,先把鞋底模板做出来,这也是在造福营地!”“是!营地长!”幸存者抑制不住心中的雀跃,向秦沐恩深施一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