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版人樱桃永久破解版

成版人樱桃永久破解版

夜色已临,明月繁星都在天。

整个云城亮如白昼。

凤花灯漫天飘飞,凤凰灯影在灯壁上游弋。

游街的花车、展露奇珍异宝的云台、杂耍的、猜灯谜的、叫卖的……

行人如织。

姜安安坐在最大的一盏凤花灯里,眼前是凤凰灯影,抬头是漫天星辰,低头是人间烟火。

以前的除夕在凤溪镇过,镇上也很热闹,有好吃的,有红灯笼,有爆竹声……去年的除夕夜在荒山,哥哥为她放烟花。

这是她第一次经历如此盛大的热闹,像是在一个流光溢彩的美好梦境中,让她流连忘返,浑然忘忧——一时也想不起那些怎么也写不完的字帖了。

对于现在的姜安安来说,那些字帖是她唯一的忧愁。

叶青雨在旁边看护着,不时指点一些有趣的地方给她看,偶尔也会掐动道法,洒落光雨,跟云城的百姓一起欢度除夕。

姜安安开心灿烂地笑着,百忙之中还是问了一句:“我哥哥呢?”

“不知道呀。”叶青雨也很疑惑:“是不是给你准备新年礼物去了?”

夏日最清新的小时代美少女

“哎呀。”姜安安期待地捧住了小脸:“我也要给哥哥准备新年礼物。”

“那我们玩会儿就下去给他买……你看那边!”

“哇,好漂亮!”

……

……

天真的孩童无忧无虑。

佩剑的少年在夜色下疾飞,飞过已成死域的枫林城,飞跃八百里清江,飞过望江城,飞向华林郡。

除夕夜的庄国,并没有多少新年的喜庆气息,整个国家都笼罩在一种壮烈的情绪中。

人们对北边的邻居满怀仇恨,发生在雍国宜阳府的大战,牵动着每个庄国人的心。他们焦急地等待着结果,热切的盼望着结局。

庄国此次出动大军三十万,除了必要的边境驻防军队外,几乎调动了所有的军事力量。前锋才攻破防线,后面的大军就已经跟上。

早先以与陌国的小规模摩擦为由,在华林郡一轮又一轮地整训军队,大概时至今日,才能叫有心人看出真正的原因。

庄高羡对雍国的此次国战,绝对是蓄谋已久。

而一战割让十城之地的陌国,早就不被庄国看做重要对手。若不是陌国朝廷付出巨大代价,获得了秦国的支持,早就被庄高羡打破陌王宫。

所以从一开始,庄陌边境的那些摩擦,那些新卒试炼,都只是障眼法而已,都是为了此次伐雍之战的准备。

说是庄陌前线的军队都在华林郡整训轮换,实际上华林郡驻军多少,调度多少,各部路线如何,多少人马正在清河郡,只有庄国高层清楚。

在国战开始之前,早就以轮换的名义,将大批军队调到清河郡。

这边庄高羡拍碎龙椅,怒发冲冠,那边整个庄国的军队就猛虎下山……这绝非一朝一夕就能做好的准备。这种准备,甚至可能从很多年前就已经开始,在庄高羡还藏在深宫养伤的时候。

不然无法解释这种凝聚,这种高效。

……

新安城。

文华阁里烧着高烛,不停有人进出,或宦官或侍卫,传递着种种信息。

阁里摆了六排桌案,左右各三排。新安城里说得上话的官员都在这里奋笔疾书,完成一件又一件的公务。

国战之时,各种事务让人焦头烂额。维持三十万大军的运转,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。

最重要的事务,才会被总结起来,递向坐在最上首位置的短须中年人。

庄国的副相大人,坐得笔直端正,不苟言笑,偶尔移动的视线,仿佛要把人心洞穿。

他身后站着一位抱剑而立的青年修士。

阁里的人都知道,这位眉眼清朗的青年修士,是副相董阿的亲传弟子黎剑秋,据说是早年在枫林城道院就有过师徒之谊,很得副相大人器重。

只看董阿处理公务的时候,还不时会小声问他的意见,就可见培养有多么用心。叫不少人暗暗嫉恨。

要知道董阿作为副相,主理刑事,可谓实权在握,地位不在缉刑司大司首之下。无论怎么算,在整个庄国权力架构中,也可以稳稳排进前十。

这一次庄国倾国而战,庄帝令董阿留守新安城,坐镇后方,足见信任。更是被很多人视为承担下任国相的信号,地位已经超过缉刑司大司首,放眼整个庄国的文武大臣,大约也只在国相杜如晦、大将军皇甫端明之下。

要知道杜如晦为整个庄国付出太多,操劳太久,享受了庄国的国运,却更多的被庄国所负累。如今庄国强势崛起。他这等顶级神临,正是时候该卸下重担,专注修行。若能堪破洞真,则对庄国是更大的幸运。

杜如晦本人也多次表示,属意董阿继任国相。

被这样的实权大人物所器重,这个名为黎剑秋的小子,有多招人嫉恨,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
“应该没有什么事情了,留下十位值守,其他人先回去休息吧。”

批完最后一份公务,董阿直起身来,先往外走:“我去巡视一下城务。”

他知道他如果不先走,没人敢先去休息。

一位文官立即起身道:“怎能劳动副相大人?这等小事,属下去办便好。”

董阿一摆手将他拦住:“这一战将决定百年国运,尔等都是国之栋梁,值此历史时刻,做好自己分内的事,便是对国家的莫大贡献。有些事情,我能做就自己做了。”

众官员也早都熟悉了这位副相的性格,知道他的决定不会改变,且刚直不阿,不喜虚礼。也就没人再多劝。留下十名官员值守,其他人就都先散去。说是休息,其实谁也休息不了,每个官员都还有自己的一摊子事。

庄高羡此次孤注一掷倾国而战,连白羽军都调去了前线,新安城正是最空虚的时候。

董阿事必躬亲,连城务都亲自巡视,就是怕大家的心思都在雍国战场上,忽视了国内事务。

行踪隐蔽的缉刑司大司首此刻正悄然坐镇庄陌前线,防止陌国趁虚而入,若陌国敢有贼心,少不得要啃上硬骨头。与成国相邻的国境线上,也有军队做好了准备。

董阿行走在新安城的宽阔大街上,心里想着千头万绪的事情。

跟在身后的黎剑秋很少说话,基本都是董阿问一句,他才答一句。

长街延伸向远处,在一排陷入漆黑的房屋间。倒有一户人家门前,挂出了红灯笼。

在沉浸在国战氛围里的新安城,这两盏辞旧迎新的红灯笼,竟显得有些突兀。

不合时宜的喜庆。

“今晚是除夕夜啊。”董阿说。

霜冷的长街上,黎剑秋“嗯”了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