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手成年版正版下载安装

快手成年版正版下载安装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叶飞向着散发着魔气的方向冲去时,才空下心思来细想刚刚的事情。 .t.

自己为什么能够吸收这样的魔气?

难道敌人的魔气自己也能吸收?

答案是否定的。如果是这样,自己岂不是早就在魔修面前无敌了?

那么只有一个可能,这根本不是人为制造的魔气!

想到此,叶飞更是加快速度朝着那个方向冲了过去。

在龟山山腹中,不知何时开出了个五米见方的山洞。一名瘦得如同骷髅一般的男子被浓浓的黑色雾气包围着,正坐在山洞内静静地运转着功法。

黑色雾气不断地被他吸入体内,立即就有大量的雾气从四周补充过来。

“这次结束,我就能恢复到筑基中期了。”男子暗暗想道,忽然又破口大骂:“贼老天!凭什么让老子来这个鬼地方!两百年了!我竟然被困在这个鬼地方两百年了!什么时候我才能离开!老子的法宝能影响的范围越来越小了,再不让我走,我该怎么办!怎么办!”

那男子越骂越气愤,最后已经变成怒吼,整个山洞都似乎被他的怒吼震得晃动起来。

又骂了一会,那男子才恨恨地冷哼一声,继续运转自己的功法。

优雅娇娘海上起舞

“嗯?怎么停了?”男子疑惑地自言自语道。

他刚刚开始运转功法就发现涌向自己的黑色雾气忽然停了下来。

“特么的!”男子暗骂一声,知道杀戮应该是暂时停了。

“就让们多活一会又怎么样?该死的依然会死!”男子嘀咕了一声,继续运转功法。只是,他的周身再也没有浓浓的黑色雾气了。

原来,这男子所练功法需要的黑色雾气就来自于山巅的杀戮。

叶飞循着那淡淡的魔气来到了一处高约一米的石台边,这石台竟然没有被浓雾包裹住。叶飞能够清晰地看到这石台,石台周围周围大约五米处也是空空荡荡,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那浓雾挡在外面一般。

在那石台之上放着一颗黑色的珠子,魔气正是从那珠子里散发出来的。

“这是什么宝贝?”叶飞明白过来,自己吸收的就是这珠子散发的魔气。叶飞毫不犹豫地伸手,向那黑色珠子抓去。

叶飞这珠子散发的魔气竟然如此浓郁,他还没接近珠子两米,就感觉到了强烈的压迫。

这感觉,比自己之前碰到过最浓郁的魔气还要浓郁几倍!

幸好叶飞已经有办法解决这魔气。他连忙运转天魔极道,打算将这些魔气吸收掉。可是他惊讶的发现,哪怕他再催动天魔极道,他吸收的速度依旧很缓慢。

看着近在咫尺的黑色珠子,叶飞咬了咬牙,继续吸收起来。

让叶飞没想到的是,竟然有人比自己还快。叶飞刚刚分明没感觉到周围有人。可现在,他的手离珠子还有五十公分之时,有一只漆黑接近腐烂的手竟然凭空出现,距离珠子只有二十公分。

那手从魔气间穿过,腐蚀的更加严重。可叶飞没有听到任何惨叫声。

叶飞仅仅愣了一瞬间,便一脚朝着那手的主人踢去。

那人没想到叶飞会对自己出手,慌忙挡住了叶飞的攻击。

拳脚相撞,两个各退后了一步,警惕地看着对方。

叶飞对面的人笼罩在黑袍之中,看不到模样,只有露在外面漆黑的手可以看出这人修炼的功法应该十分歹毒。

叶飞看了看自己的脚尖,刚刚踢中那只手的鞋尖似乎被腐蚀了一点。好像烧焦了一般。

“毒手?”叶飞惊讶地问道。

那黑袍中传出了刺耳的男声,听起来好像四五十岁的模样。只见他伸出手扬了扬,说道:“不错,修罗毒手!小子,识相的就滚远点,爷爷不跟计较。否则……桀桀……”

那黑袍人阴笑了一声,伸出手掌,恰好一片落叶落在他的掌中。他轻轻一握,只听到“呲呲”的声音,再张开手掌时,也成一片黑灰。好像刚才那片落叶在他拳头内被烧着了一般。

黑袍人摊开手掌,对着叶飞轻轻一吹,黑灰漫天飞舞。

他挑衅地看了叶飞一眼,又冷声说道:“还不滚!”

叶飞知道,修炼毒手的人可不是一般的心狠手辣,最主要的是他们舍得对自己下手。

要《葵花宝典》一刀就能搞定,而修炼毒功的人可是要受尽千万毒虫噬咬才有可能学会。

“哟呵,这不是修罗毒手公羊北么?怎么不在合岛待着,跑到龟山来欺负年轻人干什么?”

就在叶飞在计划如何出手之时,又一道清亮的声音响起,这声音让叶飞听起来很舒服。

只见一名身着青衫的中年人从浓雾中走了出来,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。见叶飞看向他,他朝着叶飞点了点头。

公羊北拳头猛地一握,低喝道:“君子剑解光,不会也要做杀人越货的事情吧?”

“原来这人叫解光。”叶飞暗暗记下了这人的名字,又暗暗想道:“君子剑这名号却不咋地,总会让人联想到伪君子这个词。”

解光不屑地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解光可不是这种毒人,只会杀人越货。小兄弟,把事情缘由说出来,我会替做主的!”

叶飞心中暗恼,他又没说对付不了公羊北。解光这样冒出来,难道等下叶飞还要分他好处?

叶飞又不想同时得罪两人,否则他们要是联手,他还真得花费一番力气。最好的办法便是借刀杀人!

想到此,叶飞慌忙感激地对着解光一鞠躬,来到解光身边低声说道:“解前辈,晚辈跟随门中长辈来寻找机缘,没想到在浓雾中与长辈走散了。晚辈误打误撞,看到了这上台上的珠子,知道这肯定是宝贝,正要取走。那公羊就跑来抢夺,还威胁晚辈。”

叶飞一口一个晚辈,让解光很满意,他并没有表态,再次问道:“是哪个门派的?”

“光光门。”叶飞毫不犹豫地答道。

解光眼中精光一闪,“哈哈”笑道:“原来是赵光头的门人,那就是自己人。今天的事情,我解光管定了!”

“赵光头?呵呵……”公羊北一听到“赵光头”的名字,立即明白解光打的什么主意。

赵光头或许有些名气,但是绝不值得解光如此重视。

那么,解光的目的只有一个——那黑色的珠子。

://..///33/33567/.